我距文学一光年

编辑:森林舞会 时间:2022-01-14 热度:8675℃ 来源:六狮王朝 责编: 森林舞会

□ 生伟奇

请允许我以一个学生的姿态向你致歉,我亲爱的文字,我敬爱的文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认识了字,我开始读起了书。漫漫字海、茫茫书山,对我第一次伸出了手。小学看完了四大名著,初中看完了隋唐杨将。外国的些许名著,中国的部分经典,都在不经意间进入了我的脑海。然而,这些东西直到今天才让我有所启迪,曾经的文字之所以亘古流传,那必定有它的精妙。

就在最近几年,一个叫做“文笔好”的名词束缚了我。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这样称呼我这个未经太多世事未生太多情愫的年轻人。我也因此开始了自己的搁浅,对文字和文学的一种蒙蔽。开始借助几个稚嫩略带情绪的词汇吸引眼球,开始使用几个拗口难懂的语式装模作样,开始用不合逻辑的拼凑做作矫情,开始了掩耳盗铃般的可笑创作。虽然偶有些情深体悟,也不过是在孩子身上套件成人衣服的“假成熟”罢了。文字的确需要是一板一眼的精挑细用,但文学却不是生搬硬套的点滴篆刻。用聪明可以写出文字,但不一定创作出文学。想到这里,曾经的文学梦如自嘲般的浮现在眼前,鞭笞我——— 我距真正的文学至少还差一光年。

森林舞会

现在的科技多么发达,现在的网络多么方便。如果有什么不懂有什么要学,只需要去问问“度娘”便“一笑了之”了。各种名著和经典也在网络上登录,读书看报也被订阅号头条推送所取代,本该给予方便的信息化却让我们再也没有时间坐下来读几本好书、扯几句真话,有的仅仅是表面上需要的脸面情话。说实话,我在写下这篇文字时脑子里最感谢两个人,一个人是给了我五本书让我假期读完的伯伯,一个人是天天在空间里晒他读书的师弟。他们的存在是这个时代里我眼中的另类,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对于文学的使用也多于运用,毕竟大多数人对文学也是知之甚少,只懂皮毛。我们现在很多时候谈古却不知古,论今却不晓今,在下笔写字时脑海里灵光一现的不是一句话一个字,而是该用什么字体美化以及从哪里能截取一段“名句”,多么可笑,我们曾引以为豪的中国汉字中国文学却到头来成了一句句,一块块的文字定式,文章模版。那些出现在情节中的生机,那些活跃在人物里的浓情,都去哪里了?就这样,我们怎么去接过老一辈作家们和当代作家们直硬的腰杆子与柔顺的笔杆子呢?

森林舞会

好久没有像这个假期这样痛快的读书了,每天除了帮父母做些家务,就只剩下看书。偶尔还约些朋友打打麻将,与手机和网络来一个君子之交淡如水。在连着读了《白鹿原》《创业史》和《平凡的世界》后感悟颇多。看了《白鹿原》我读懂了人生,人生百态,社会无常,唯有问心无愧用心做人才是正道。读了《平凡的世界》我学会了生活,生活千变,人生苦短,如果不能在轰轰烈烈中死的安然,那就在平平淡淡里活的精彩。念了《创业史》我见识了社会与责任,社会为家,责任为火,火越旺家越暖。创业创的不是财富,而是一种精神。这三部书从清朝末年写到建国之后,从封建帝制谈向改革开放,中国社会的变迁,中国大地的兴衰,我都从中看在眼里。这些文字,每一个词汇,每一句言语,都让我有说不尽的感慨。这些亲切的内容怕是连雨果,莎士比亚这般厉害作家也未必能写到这样朴实的程度。有时我就觉得写城市的作家拥有着理性的大脑,而写乡村的作家拥有着电玩游戏下载感性的心灵。每一个市民都是时代的观众,每一个农民都是生活的羔羊,每一个作家都是情怀的歌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www.xnhhyl.com/yanyu/202201/8605.html ”。